欢迎您访问诸暨新闻中心首页!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基层快讯 >

基层快讯

博导开公司缺钱 套取国家30万专项科研经费获刑

发布时间:2017-09-07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诸暨新闻

  退休在即,博导因30万科研经费“栽了”

  匡雪 马悦

  大学教学是个令人尊重的职业,为人师表、谆谆教诲是人们对这个高贵职业的良好印象。可是在这崇高的当面,少数人的欲望也在渐渐萌生,最后走上了犯罪的道路。经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区检察院提起公诉,8月31日,该区法院以贪污罪判处套取国家30万元专项科研经费的博士生导师徐某有期徒刑三年零三个月。

  博导立项获科研经费

  案发前,徐某是山东大学药学院的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常务副院长、山东省政协常委。一位受人尊敬的教授如何步入贪腐的泥潭?这要从一个课题立项说起。

  2009年,徐某负责申请了以胺肽N为靶点的抗癌候选药物24F的研究与开发项目。这个项目是国家科技部生物技巧中心主导的“重大新药创制”专项课题,也是“十一五”重大专项,经费主要由国家财政拨款。

  2010年,科研经费拨付到位,总计150万元左右。作为课题负责人,徐某的主要职责是主持完成课题任务的实行以及经费的详细使用。然而,就在项目实施的过程中,一次偶尔的学术会议转变了徐某的人生轨迹。

  注册成立公司正好缺钱

  2009年12月,潍坊市医药局邀请徐某去潍坊市加入生物医药科技发展的一个会议,会后他参观了潍坊高新生物园区的一个新药研发平台,园区给徐某留下良好印象。为了赞助推动平台的有效利用,2010年六七月,在他的组织下,中国生物医药发展论坛在园区举办,借此也对生物园侧面进行了宣传。

  论坛举行期间,为了与徐某进一步拉近协作关联,潍坊市高新生物园区的主任武某主动发出邀请,提出希望徐某能来他们这里开个公司,用徐某的影响力吸引一些专家、企业来发展这个平台。徐某听着有些心动,表现能够斟酌一下。

  想到工作这么多年还没有属于自己的生物实验室,又即将退休,有些实验项目退休后还想持续做,2010年10月,徐某向武某提出,可以在他们生物园区成立一个公司。但是武某说,假如合伙出资的话,企业性质就是股份制,徐某对于公司的事件可能主导不了。

  再三考虑之后,徐某认为公司仍是得自己说了算。于是他准备以自己的名义注册成立公司,名字叫潍坊博创国际生物医药研究院(下称博创研究院)。依照划定,成立个人的民办企业需要注册资金。可这笔钱从哪里来呢?徐某想到了自己行将结项的项目还有许多科研经费用不完。

  一纸“假合同”胜利套取经费

  按照山东大学科研经费治理的规定,严禁使用重大专项资金支付各种罚款、捐款、赞助等,严禁以任何方式攫取私利。国家拨款属于专款专用,不准移做他用,每项支出有严格的规定,并且结余款项都要上交财政。

  在学校方面不知情的情形下,2010年11月,徐某伪造了一份山东大学与博创研究院的委托加工协议书,以协作费的名义把本人项目中的30万元科研经费先转入潍坊高新生物园发展有限公司账户,之后用于其为法定代表人的博创研究院的验资、注册。

  事实上,在徐某伪造的协议中,企业账号还是用的潍坊高新生物园发展有限公司的。而在他用于学校报销的发票上,收款单位同样是潍坊高新生物园,盖的却是博创研究院的章。按照协议上面的日期,当时博创研究院还没有成立。

  30万科研经费进了公司的“私囊”

  这30万元研究经费的应用因为制作了形式合法的协议,又开具了形式合法的发票,就这样顺利交与学校财务报销了。

  而实际上,在博创研究院这30万元分离用于支付日常水电费、物业费、人工费,以及做个人研究试验。至案发前,徐某负责的科研项目已经验收,30万元公款已没有偿还前提。

  2015年3月,历下区检察院对徐某涉嫌贪污一案进行立案侦查。今年1月11日,案件在两次退查后起诉至法院。

  办案检察官告知记者,近年来科研经费贪腐案件不足为奇。虚列劳务费冒名领取、借壳套现、虚开发票是此类案件中常见的手腕。相似套取科研经费的行为严重冲撞刑法,检察机关对此决不迁就,希望科研职员可以廉明自律,防微杜渐,引以为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