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访问诸暨新闻中心首页!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理论园地 >

理论园地

民族民间舞蹈创作如何打破“套路”实现个性突破?

发布时间:2017-09-11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诸暨新闻

原题目:民族民间舞蹈创作如何打破“套路”实现个性突破?

由中国文联、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办,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人民政府承办的第十一届中国舞蹈“荷花奖”民族民间舞评奖近日在四川凉山州西昌市落下帷幕。经过评委会严格评比,《长鼓行》《生在火塘边》《长长的辫子》《银塑》等六部作品脱颖而出。

中国舞协分党组书记罗斌介绍,本届“荷花奖”在题材、内容、体裁多样性上有所冲破,为期三天的评奖集合了藏族、彝族、朝鲜族、蒙古族、苗族、哈尼族等多民族优秀舞蹈作品。许多作品摒弃过多的套路,回归舞蹈自身,在舞台上浮现出异彩纷呈的样貌。

三天的评奖演出中,多部优秀作品给评委和观众留下了深入印象——《爷爷们》描写了全面小康社会到来之际,老年人退休生活的新气候。爷爷们身穿蒙古族传统衣饰,头戴时髦的黑墨镜和鸭舌帽,跳起“风行舞”,手中的拐杖时而变成马头琴,时而变成水烟袋,趣味十足;《阿嘎人》展现了藏族人民“打阿嘎”过程中丰盛多彩的生活;安徽花鼓灯作品《啷哩个啷》打破传统的小场子表演方式,通过两位演员精深细致的表演,表示了小夫妻嬉笑怒骂的情趣生活……

“这是中国民族民间舞蹈的丰收之年,本次评奖名家荟萃,许多编导深刻乡土,实地采风,扎根创作,带来了舞蹈艺术精品。”中国舞协主席冯双白表现,但民族民间舞千人一面、过火抒怀的问题依然存在。

“参赛作品创造性创新性不够,基本原因就是作品想抒发的内容没有个性,有些编导没有经过本人的寻思、视察,没有真正到生活当中去休会。”冯双白坦言,创作者偷懒、不想下功夫,同时急功近利,胡编乱造的内容就呈现了“你用圆我也用圆,你用方我也用方,你用大八字我也用大八字”,不同舞蹈成了一个样子。这些状况需要克服。

北京舞蹈学院教学潘志涛以为,民族民间舞的创作一定要熟习民族,那些走马观花、浮光掠影式的采风无益于作品创作,只有掌握住民族性与作风性,注重作品感与完整性,才干攻破创作思维上的瓶颈。只有踏实走进民间,坚守文化之根,才能创作出更多贴合大众、反应时代风貌的优秀作品。

与往年少数民族舞蹈独领风流的现象相比,今年还涌现了《陶印》《下河底》《嬉戏花》等不少汉族舞蹈作品。其中,取材于江西赣南采茶戏的“另类”幽默舞蹈作品《刘二寻花》给观众带来幽默幽默表演的同时,也引起了一些争议,甚至涌现了当场演出的最高分和最低分。

“看了所有的节目之后,我有一个疑问,为什么所有的美都要一模一样?每一位编导都是在做艺术创造,他们都是发明家。但是创作过程不是走进‘整容医院’,不能最后整成一样的舞蹈。”给出《刘二寻花》最高分的评委刘福洋认为,这个作品很好地表达了编导和演员的真性情,舞蹈创作就应该百花齐放,各美其美。

“好的幽默作品在舞蹈当中太缺乏了,中国舞蹈太需要打破了,太需要这些有鲜明个性和与众不同个性的作品。”冯双白坦言,通过《刘二寻花》这个作品,希望传递给舞蹈创作者们一个信号:舞蹈艺术的美有多种多样,创作要坚持个性,希望创作者们多多开辟,让更多精品力作如荷花般绽放舞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