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访问诸暨新闻中心首页!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旅游景点 >

旅游景点

揣一张地图去古代中国旅行

发布时间:2017-03-07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诸暨新闻

《古代中国文化讲义》,本港台直播,葛兆光著,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

  葛兆光

  如何在记忆中重新懂得古代中国的传统和文化

  我总认为,五四时代以及后五四时代对古代中国文化的描写,多少有点问题。一方面,是因为一些人把不断变化的文化传统,描述成为一个永恒固定的传统文化,这使得我们的阅读者以为,我们继承的就是这样一个“历史”。于是,要么把它当成累赘不起的沉重累赘,要么把它当成消受不尽的伟大宝库,正反双方好像是领了划定标题的大专辩论会队员,永远执拗在本人的态度上没完没了地争辩下去。另一方面,他们为了确立现代的价值而否认古代的意义,于是,在没有很好地作历史研究的时候,就匆急忙忙地勾勒一个叫作“传统”的假想敌,藉了批判这个设想敌来确认“现代”的合感性。可是,假如我们检查一下这个时代的批评,我们发现,他们批判的可能只是一个“想象的传统”,用现代西方实践术语来说,就是“发明的传统”,而真正大体相符这个传统的特点的时代,在漫长的两三千年里,也许只有明代初期到中期很短的一段时间。

  为读者绘制一幅古代中国文化的地图

  我曾经几回用“旅游”来比方“历史”。旅游当然是一种空间的移动,从你熟悉的此空间,到你不熟习的彼空间,寻找生疏、惊奇与新奇。依照列维·斯特劳斯的说法,这种空间上的旅行,也能够看作是时间上的旅行,因为当人们从城市到乡村,从现代生活空间移向传统生活空间时,仿佛回溯了历史。实在,身在现代,而去认识古代中国的历史,也仿佛是加入旅游,如果我们把这种在时间上的回想当成在空间上的寻找,我们也一样在进入一个陌生、惊奇与新奇的,被叫作“从前”或者“传统”的世界,这个世界的名称就叫作“古代中国文化”。

  不外,旅游者常常有一种经验,就是在参加旅行团的时候,总是被一些按照旅行社预先设计好的路线图进行讲授的导游所误,他们热忱地向不同的旅行者介绍相同的景致名胜,按照规定的路线一一走去,这使得被动接收这个路线图的不同旅行者,得到的都是一样的印象。我想,过去的古代中国文化论著,就常常是这样的善意向导,他们凸显了一些传统,可能却遮蔽了一些历史。据一个旅游业内的人说,旅游最后常常会发展到“自助旅游”,我在欧洲和日本看到过许多这样的自助旅行者,他们并不按照规定的门路,走大教堂、逛大商场、看大名胜,而是自己带着地图,穿梭小径,露宿郊野,走过市集,他们看到的是另一个欧洲、另一个日本。我老是希望可以为读者绘制一幅古代中国文化的地图,让阅读者更多地依靠自己的阅读和休会,懂得古代中国的文化和传统。

  历史不是孤芳自赏的“屠龙之技”

  顺便要交代的是,在这本书里面,我不想把“古代中国”和“现代中国”泾渭分明地划开,也不想特殊着重“精英文化”或者“一般文化”,我只是想让阅读者了解并且感想“古代中国文化世界”。所以,这里的内容,有古代中国视察世界的方式,它影响了一直到今天的中国人面对外部世界的立场和立场,也有古代的婚礼丧仪,我想这是古代与现代中国文化最重要的方面,它结构着中国人对内部世界的秩序感。佛教可能是西洋文明来到中国之前,对中国冲击最大的外来文化,需要追问的是,到底它如何影响了中国古代和现代的生活世界?而道教呢,则是土生土长的中国宗教,至今中国人的生死观念和幸福观点,似乎还在古代道教的延长线上。

  历史研究有时候有点像犯了“自闭症”,经常自惭形秽地昂着清高的头,自顾自地分开大众范畴,把自己锁在象牙塔里面,可是历史研究的意义是什么呢?如果它不是藉着对过去的挖掘,让人们理解历史的传统和现在的位置,如果它不是通过历史的讲述,去建构一个族群、一个国家的认同,如果它仅仅作为一种专门知识,一种大学或研究所里面陈陈相因的学科技巧,成了只在实验室的试管里,永远不进入临床的药物,成了找不到对象下手,只能顾影自怜的“屠龙之技”,它还会有活力吗?

  (作者为复旦大学历史学院教学)